2016 與移民人士有關的五大國際新聞回顧

2016 international news review

2016絕對稱不上是平靜的一年,國際間的政治、經濟、民生上都有著不少的改變。由歐洲各國、到美洲、亞洲,彷彿每處地方都有些不安定,而且互相影響著,充分表現出「牽一髮動全身」的影響。對有意移民的人士而言,國際間的動盪更是影響他們即將開始的新生活。我們就來回顧2016年發生的5件最影響移民的國際新聞:

1. 狂人特朗普贏出美國總統大選

2016年11月8日舉行的美國總統選舉,確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獲得306張選舉人票,拋離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的232得票,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共和黨繼續佔據參眾兩院多數黨地位,呈現總統、國會參眾兩院皆為共和黨「完全執政」的局面。

donald-trump

身為地產大亨的特朗普,沒有政治經驗,也從未擔任過公職,雖然選前部分同黨高層棄他而去、大多數媒體表態不支持、民調數字落後於政治沙場老將希拉莉,但他最終出乎意料以懸殊的選舉人票勝出大選,實是顛覆了所有美國政治潛規則。

特朗普高叫「讓美國再次偉大」競選口號,提出不論是外交、經貿或內政的政策,都要優先考慮美國安全及利益。尚未就職的他已放下硬話:上任第一天會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以撤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協定為籌碼、下令財政部長將中國定為「貨幣操縱國」等;目的是為了把就業和產業帶回美國本土。最令移民人士關注的,當然是他上場後會否進一進收緊美國移民政策,尤其是擾攘不斷的EB-5改革提案。

高調反全球化、反精英主義,另一個最被關注的就是其外交手段取向。在正式執政前特朗普已經和多國領袖的關係擦出火花:和中國政府的不退讓、和台灣蔡英文總統私下通話、菲律賓總統的放狠話、和普京的密切關係…身位全球最有影響力之一國的最高決策人,從他對內閣的爭議任命、屢屢發表的挑釁言行,令世界各國都要適應新形勢,增加了極多的不穩定和未知數。

2. 震驚全球的公投 英國決定脫歐

2016年6月23日,英國舉行是否脫離歐盟的公投,最後51.89%贊成、48.11%反對,決定脫離歐盟。結果震驚全球,隨之而來是英鎊應聲下跌,截至12月初,英鎊兌美元匯價暴跌16%。

brexit

脫歐後,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辭職下台,由內政大臣文翠珊Theresa May繼任。她亦快速宣布引用《里斯本條約》第50條的規定,啟動退出歐盟機制,現正就脫歐過程跟歐盟討價還價,雖然目前尚未有共識,但預計在2019年英國正式脫歐。

各國關注英國脫歐後,如何保持和其他歐盟國家的關係,包括貨幣穩定、入境及貿易往來等。亦有一派人士擔心,英國為脫歐程序成就了先例,在歐洲整體經濟環境未見曙光時,恐脫歐公投可能陸續有來。這些因素都影響著本意移民英國加入歐盟公民人士的申請和他們將來的生活便利水平。

 

3. 歐美各地恐襲接二連三

2016年,全球各地恐怖襲擊頻生,引發各國對恐怖組織和國家安全的密切關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發生連環爆炸案、法國尼斯在國慶日發生恐怖襲擊事件、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一家酒吧發生美國史上最嚴重的槍擊事件、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安德魯.卡羅夫出席公開活動時遭槍殺、瑞士蘇黎世市中心一個伊斯蘭中心發生槍擊、一輛卡車衝入德國首都柏林西部市中心的聖誕市場導致多人死亡。數不完的悲悼令全球都不禁嘆息:究竟有安全的地方嗎?面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的冒起,各國領袖亦開始聯手打擊恐怖主義和恐怖組織。

sadness in nice

4. 逾半萬歐盟難民為新生活葬身地中海

自從2010年底爆發「阿拉伯之春」後,歐盟爆發移難民潮,由中東、非洲和亞洲等地經地中海及巴爾幹半島進入歐盟國家尋求居留的移民人數激增。

refugees-to-germany

2016年1月和2月,超過12.3萬移民登陸希臘,其後政府收緊邊境管制阻止難民北上,令偷渡到希臘的人數大減;但由北非經地中海偷渡到義大利的人數卻大增。根據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發布的最新數據,2016年超過5,000名難民和非正常移民在經地中海前往歐洲的途中葬身地中海,平均每天大約14人。數據亦顯示,成功抵達歐洲的數量將近36萬人,逾半數被希臘接收,而義大利接收難民人數約17.5萬,位居第二。

大量移民湧入歐盟國家,造成社會問題。2015年12月31日跨年夜,德國科隆發生疑似多名尋求庇護者的男子大規模性侵和搶劫德國女性事件;其後德國計有12個區域發生類似事件,包括剛發生的柏林聖誕市場襲擊,引發德國民眾質疑總理默克爾廣納境外難民的政策。

5. 人民幣強勢不再 國民尋資產保值法

最近,人民幣匯率成了街頭巷議的熱門話題。由1年前美元兌人民幣6.3888到本年11月已跌至6.9085,即使人行作出多番調控:運用外匯儲備回購人民幣、阻止外資匯走等;但本月人民幣滙價仍然偏軟,12月29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現報6.9546,最低見6.9559,中間價報6.9497。各界都緊張人民幣的走勢,甚至有金融數據供應商出現人為錯誤的人民幣報價,顯示美元兌在岸人民幣一度升穿7算水平。雖然其後有關機構承認出錯,但多間國際銀行及金融機構的專家都預計人民幣滙價在2017年仍維持貶值步伐。

rmb

除了國內經濟未有明顯優勢,明年中央對外亦面對不少挑戰,例如特朗普的對華政策、聯儲局加息等等,有機會增加中國債券市場的波動性,或會進一步打壓人民幣的投資氣氛。有經濟師更預期未來6至12個月,美元兌在岸人民幣或升上7.15水平,美元兌離岸人民幣亦可能升上7.00的心理關口。

一年前以人民幣兌換1萬美元,即使不做任何投資,也會賺取8%的年收益。但是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不断下降,加上有不穩定的因素在波動汇率,不只是部份富人的財富給蒸發掉,對中產及做生意的朋友也是影響非常大。為免身家大縮水,國民自然想換成外幣保值家產。惟內地換匯制度嚴謹,每人每年只可換5萬美元額度,令稍有身家的高淨值人士都不惜出盡招數突破外匯管制,希望把人民幣轉成海外資產。由海外置業到把手上現金兌成美金、港元、比特幣,用銀聯卡在香港買金條存在保險夾萬,轉移財富;甚至移民外國一了百了。

 

想知道各國動態如何影響有意移民的你,可以聯絡我們 弘海 團隊查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